您现在的位置是:金沙娱乐网址 > 矿区艺苑矿区艺苑

“穷亲戚”

发布时间:2020-10-10 10:18:42 作者:张芳 来源:泽润广能总医院 点击:

    (一)“老头子,今年肉贵,香肠少做点,行不?”妻子和丈夫王有情商量道。

    “少做可以,我们家少吃就行,但是老二那里一斤一两都不能少。”王有情没有好气地说。

    “老二都来信说几次了,说他家里现在条件好了,不需要再给他寄东西、寄钱了,可你偏偏不听,貌似人家就会穷一辈子样。”妻子小声嘟哝着。

    “老二说说那是客气,你还把他当圣旨听了呀。我和老二是撒关系?老二家是撒条件,你又不是不知道,他就是一个老实的农民,过的就是靠天吃饭的日子,你说条件能够好到哪里去?”王有情声音越来越大,老脸涨得通红,妻子也只好闭了嘴。

    “爷爷,爷爷,抱抱。”满两岁的小孙子乐乐跑过来,张开了两只小胖手扑进了王有情的怀里。王有情刚才还沉着的脸,马上阴转多云,声音也柔和了。

    “爸,你声音小点嘛,刚才都把小乐乐吓醒了。”儿子王小龙从卧室走了出来,悄悄对父亲说。

    “好,我以后要注意,我忘记了我们家宝贝还在睡午觉。”王有情把乐乐举过头顶,放在自己的肩膀上,乐乐乐得笑哈哈。

    “对了,小龙,你们以后单位上招人看着点,帮你弟弟小望想点办法,看能不能把他弄出农村来,这样我和你二叔就放心多了。”王有情转过头来,突然对儿子说。

    “我的爸呢,小望退伍回来后就在大队当书记了,人家有文化又有胆识,现在带领全村人都脱贫了呢。牛掰得很,他哪里瞧得起我们这个小庙呢?”儿子咬了一口大苹果,嘴里含混不清。

    “我说你咋和你妈一个德行呢?就是瞧不起你二叔这门穷亲戚。他们给我们客套,你们还真把这话当成真话听了?你们这些人真的没有人情味。你要记得要是没有你二叔,就没有你爸我的现在,也没有你们的现在,指不定现在在乡下受苦受累的就是我们这家子。人呀,要有感恩之心。”王有情气呼呼地把乐乐从肩上放了下来,摔门出去遛弯了。

    “姐姐,等等我。”一对双胞胎在马路上嬉笑打闹。她们穿着一样的衣服,梳着一样的齐刘海,在人群里显得格外惹眼。“慢点跑,不要摔倒了,我等着你。”姐姐立即停了下来,笑嘻嘻地等着她,两个人手拉手笑嘻嘻地走进了人群中。

    “哎……”王有情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,背着手走进了人海。

    (二)“有情,有义,你们兄弟俩过来一下。”父亲王大呢一进家门就哭丧着脸,在堂屋里祖宗牌位前耷拉着脑袋跪了大半天,突然把外面正在忙碌的双生子叫了进来。

    兄弟俩默契地对视了一眼,沉默着走了进来。“你们俩给祖宗磕个头。”两个人望了望一脸严肃的父亲,又看了看一旁垂泪的母亲,然后对着祖宗列位磕了三个响头。

    “知道今天叫你们兄弟来干什么吗?”父亲王大呢狠狠地抽了一口烟,缓缓地说。

    “儿啦,爸是一个没有本事的人,上对不起祖宗先人,下亏了自己的妻儿老小。今天我和你妈借遍了我们村子里所有的人,也只凑够了你们兄弟俩一个人的学费。”王大呢痛苦地闭上了眼睛,眼泪从眼角缓缓地流出。

    “要怪就怪我,要不是我生这个病,娃儿们也不会遭这个罪,还是让我死了算了。呜呜…”母亲情绪激动起来,又剧烈咳嗽起来。

    “妈,妈。”兄弟俩赶紧给母亲捶着背,安慰着她。

    “爸,妈,我们不上学了,我们就在家里干活吧。”哥哥王有情对父母说。

    “对,我们不上学了。”弟弟王有义赶紧附和着。

    “有情,有义,你们是双胞胎,上学成绩都好手,我和你妈是何来的福气才能有你们俩做我们的儿。要怪,只能怪我没有本事。呜呜……”话没有说完,王大呢这个七尺男儿就蹲在地上抱头痛哭。

    “爸。”王有情和王有义又赶紧上前安慰父亲。

    “儿啦,我和你爸商量过了,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。与其让你们两个人待在这里受穷,还不如砸锅卖铁送一个孩子读出去。”母亲拉着王有情,又摸了摸王有义,满眼不舍。

    “有情、有义,我和你妈今天当着祖宗的面给你们一个公平选择的机会,手心手背都是肉,只能把这个机会交给祖宗来做一个正确的选择。但是,今天被选上去上学的那个人也必须当着祖宗的面起誓,以后一定要帮助剩下来的这个兄弟,同甘共苦,荣辱与共,你们要对得起我们给起的名字,做一个有情有义的人。”

    兄弟俩泪眼婆娑地对望了一眼,手脚突然像筛糠一样抖了起来。父亲颤抖地拿出已经准备好的两个的竹棍,当着大家的面放进了一个封闭好的纸箱里。哥哥有情取得了上学的资格。

    “弟弟,你放心,我一定会努力的,等我有出息了,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。只要哥有的,你都有一半。”哥哥有情一把抱着自己这个双胞胎弟弟,哭得泣不成声。

    “哥哥,加油,你一定要成功哦!”汽车刚启动,王有义突然像疯了一样追着汽车跑了出去,嗓子都哑了。

    (三)“师傅,小湾村到了。”他突然被售票员叫醒了。

    “好的。谢谢小姑娘。”王有情赶紧戴上眼镜,偷偷地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“小湾村,我回来了。”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村牌,王有情在心里轻轻地说,突然感到了了前所未有地轻松和陌生。

    这是哪里?这是自己记忆的家乡吗?王有情不禁惊叹了。记忆里的茅草土坯房,早就不见模样,新建的楼房,一幢更比一幢靓;记忆中的泥巴小土路,早就更新成宽阔的四车柏油大马路;稻田里不见了老农的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身影,只有收割机在奔忙,奶牛在荒坡上悠闲地品着草,丰收的歌声在飞扬,花园里飘来一阵子清香。这是自己贫穷的故乡吗?这简直就是人间的天堂,书中的桃花源。

    “爷爷。”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腿边突然响起,王有情低头一看,身边不知何时来了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,背着一个小书包。

    “你不是我爷爷。您是谁?”小男孩偏着脑袋,好奇地问。

    “我是爷爷,但不是你找的爷爷。我找王有义家。请问你知道在哪吗?”王有情乐呵呵地问道。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未改鬓毛衰。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”王有情脑海里突然觉得这首古诗送给自己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    “那是我爷爷。他非常厉害哦!”小朋友胸膛一挺,不无骄傲地说。

    “哦,你爷爷怎么个厉害法?”王有情故意打趣道。

    “我爷爷现在是大左爷爷园艺林的专家。他不但救活了很多生病的花和树,而且还把他们改变成不同的样子,我爷爷就像奥特曼一样,是个大英雄。”小男孩提起爷爷王有义犹如打开了话匣子,说起来就滔滔不绝。

    “大爹,您回来也不给我来一个电话,害得我好找。贝贝,快上来。”一个黑色的宝马车停在他们的面前,车窗里一个小伙子探出了头,原来是侄儿王小望。

    “爸,原来这个爷爷就是大爷爷呀。您是不是也是英雄?”上了车,小贝歪着脑袋问王有情。

    “我不是英雄,我是英雄的哥哥。”王有情笑着说。

    “可是我爷爷说您是我们家最有出息的一个人呀,您不但上过大学,还制造了很多有用的机器。”小贝一脸崇拜。

    “大爹,您怎么突然想回老家来了呢?这么多年了,一直叫您回来都不回来。”小望好奇地问。

    “前些年,工作一直忙,也挪不开身,今年退休了,我终于有时间回家来看看了。”王有情心里有点虚,小声地说。

    “大爹,欢迎您回来。现在我们新农村建设发展可好了,不但修好了路,也致了富,生活越过越好了。”小望拨弄了几下,车里飘出了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的歌声。

    “小望,你爹呢?”王有情问道。

    “在左总公司里当园艺总监呢,一天到晚忙得很,精神头好得很。你瞧,那不是他们吗?”小望指着窗外,远处园林里有几个人在忙碌着。

    (四)“哥,你在哪?”傍晚,王有义还没进屋,就在门外喊。王有情赶紧迎了上前,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

    “弟,你还好吧?不要太累了。”王有情摸着弟弟粗糙的手,不由得红了眼眶。

    “哥,我现在一点都不累的,精神好得很。倒是你,还是那么瘦,赶紧在家补补,家里种的菜,养的鸡鸭,比你们城里还是好的多。”

    “弟,这个你拿着。”王有情悄悄从提包里掏出一沓红钞票偷偷地递给了弟弟。

    “哥,你干撒呢?”王有义吓了一跳,赶紧推开了。

    “弟呀,你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,就不要再去打工了。这点钱,你先对付一阵子,如果需要钱,哥哥还有。”王有情赶紧解释道。听着贝贝说王有义打工那段,王有情心里可难受了,都六十几岁了,操劳了一辈子,想不到晚年还在为三斗米奔波,要是当初不发生那件事,也许弟弟的命运就完全不同了。

    “哥,你误会了。我现在不差钱了。”王有义笑嘻嘻地说,他悄悄拉了拉哥哥,从兜里掏出了手机,神秘地打开了微信钱包。王有情吃惊地望了弟弟一眼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  “你还会用微信了呀?”

    “哥,现在时代不同了,我们小湾村的人早就脱贫致富了。你侄儿现在就是我们领队人了,不但自己搞了一个养殖基地,还给我们招商,吸引了很多有眼光的人到我们这边来做事业。你还记得村头以前穷得叮当响的老左叔家的大左不?以前大左哥搞建筑成为了市里首富,前些年把生意丢给了儿子,投资了几千万搞了园林公司,还准备搞个康养中心,以后就让我们城里和村里的老人都生态养老、健康养老和快乐养老。以前我们最痛恨的高山,现在都成了我们的发财山。明天你跟我去四处走走。我们那园林里种满了世界各地的海棠、独一无二的华彩虹和五颜六色的玫瑰花等等,保证你乐不思蜀……”王有义说得神采飞扬,唾沫横飞。

    “现在你还能动,还有钱,要是没有劳力了咋办?还是把钱拿上吧。”王有情还是坚持着。

    “哥,我忘记告诉你了,我们这边的地被征用了,现在每个月都有一两千的退休工资,而且我现在在大左的园艺林当技术顾问,每个月都挣不少呢!而且你不要说我老,我在我们园林里还是小年轻呢。我计划还要干十年呢。呵呵,我们现在上班快乐得很,在家躺起等死更难受。哥,快来看看你的房间,我差点都忘记了呢。”王有义拍了拍脑袋,突然想了起来,大喊道。

    “你还给我们留了房间的呀?”王有情吃惊地问。

    “这是我们的家,你是哥哥,当然有自己的房间了。我已经把你这些年给我的钱拿起来把它装修好了。”王有义笑嘻嘻地说。房子是一套两居室,坐南朝北,采光极好,家里家具全是崭新的。房子前后都种满了王有情最喜欢的兰花,微风一过,隐隐传来了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。王有情看着这一切,有点做梦的感觉。

    “老头子,满意不?”不知何时,妻子悄悄来到了他的身边。

    “满意,十分满意。你咋来的?”王有情清醒过来了。

    “当然坐车过来的,以前几百公里路跑几天,现在几百公里就是几个小时而已。”妻子打趣道。

    “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他们的现状,一直都瞒着我?”王有情疑惑地问。

    “一直都知道呀,现在都是啥时代了,视频一开,信息全来,只有你这个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才不知道。”妻子佯装瞪了他一眼,笑得前俯后仰。

    “你们,哈哈……”王有情终于明白了过来,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  “哥,我们兄弟来喝两个。”王有义端出了几碟小菜,拿出了几瓶珍藏的好酒。

    “好。”王有情赶紧过去帮忙。

    “嫂子,我们跳舞去,等他们兄弟俩整他们的。”王有义的妻子拉起嫂子出了门。

    “来,整起,今天我们兄弟俩喝痛快,明天我就去你们园林上工,我也不走了。”王有情高兴地把外套一脱,也学着弟弟大大咧咧往椅子上一靠,端起一杯酒干了。(完)

        (责任编辑:李燕)

上一篇:执着的电力女工

下一篇:于星汉灿烂处